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时尚

第202章助南侠紫髯伯现身

    话说闵舫,第章眼看就要打不过南侠展昭,助南因此上情急之下,侠紫现身就要用手上的髯伯暗器伤人。前文书说了,第章这小子的助南搜魂手上,有一根五寸的侠紫现身钢刺,这钢刺是髯伯活的,能被机簧弹射出去伤人。第章闵舫情急之下,助南就把左手的侠紫现身搜魂手抬起来了,右手一晃展昭的髯伯双眼,左手一按绷簧,第章就听“咔嘣”一声,助南这根钢刺就飞出去了。侠紫现身

    这钢刺力道挺大,比一般的袖箭可厉害,“嗖”的一下就奔展昭去了。展昭反应极快,上半身猛然往后一仰,使了个金刚铁板桥,这根钢刺就擦着展昭的额头飞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可给展南侠也吓得不轻,展昭说什么也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一手,仓促之间虽然闪开了,但是也吓了一头冷汗。展昭心中恼怒,心说这闵舫果然不是个东西,既然你用暗器那我也用!

    要说起暗器,展昭可不输别人,展昭的袖箭也是一绝!甚至说单论袖箭的能耐,展雄飞可不比徐良的袖箭打的差!

    展昭让闵舫惹急了,闪过他刚才那枚钢刺之后,又是七八个回合,展昭突然把手一抬,只听“嘎嘣”一声,袖箭就飞出去了。闵舫可没有展昭那两下子,看见了也躲不开,面前把身子往旁边一闪,脑袋躲过去了,肩膀却正好被袖箭给钉上了。

    就这一下疼的闵舫哎呦一声,这小子以己思人,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认为展昭的袖箭肯定和他的钢刺一样是淬了毒的!当即吓得一身冷汗,赶紧咬牙把袖箭拔出来,一看血是红的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展昭看着闵舫的动作,不禁替他脸红,大笑一声:“闵舫!你也是成了名的剑客,如此行径,我都替你丢人!看来留着你这种人肯定也是个祸害,现在我就送你归西!”说罢,手里湛卢宝剑一晃,就二次奔闵舫过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闵舫已经胆寒了,本来他的本事就赶不上展昭,又让展雄飞给钉了一袖箭,就更不行了。加上人已胆寒,十成能耐里,剩下的不足三成。这哪里还打得过展雄飞啊,也就十几个回合,让展昭一剑削断了右手铁手的钢刺,然后宝剑一摆就刺闵舫的咽喉。

    此时闵舫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,后面的“百臂真君”秋蠡然看不下去了,知道自己再不出手闵舫非死不可!因此一晃手里的宝剑就要拦下展昭。

    正这么个时候,突然从房上下来一人,这位身法真快,流星闪电一般就到了秋蠡然身前了,抬掌就打他的面门。

    秋蠡然吓了一跳,赶紧抽身撤步闪开这位的一掌。可是这一耽误,就来不及救闵舫了。这恶贯满盈的“搜魂手”,让展雄飞一剑就刺穿了哽嗓咽喉,当场绝气身亡!

    秋蠡然皱着眉看向刚才挡住他这位,要是没有此人,自己怎么也能救下闵舫的性命。于是低声怒喝道:“你是何人?竟敢搅扰我逍遥门的事!”

    展昭这才回身看向来的这位,只见此人是个大紫胖子,胖的都出了号了,估计得有三百来斤!紫微微一张大脸,两道九转狮子朱砂眉,鲢鱼嘴。看年纪六十岁挂零,身穿灰布僧衣,外罩漆紫布的毗卢褂,在肩头上横担方便日月连环铲!不是旁人,正是北侠紫髯伯欧阳春!

    欧阳春这一现身,展昭可乐了,赶紧过来相认:“哎呀老哥哥,您怎么来了!真是想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春却冲展昭苦笑一声:“嘿,雄飞啊。你们可是把我坑苦了,这坐镇开封府不是什么好事儿啊!”

    书中代言,北侠怎么来的这儿呢,咱们还得交代交代。原来当日蒋平带着众人北上去九顶铁刹山参加八王擂,家里不能没人,于是留下北侠欧阳春和钟林蒋小义两个小孩,三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