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热点

第183掌中惠僧拳打五阴剑

    前文书说道,第掌打阴慕容亮跟五阴剑客庄子勤打了一阵,中惠发现自己还真不是僧拳庄子勤的对手,于是第掌打阴就动了撤退的念头。这位想到做到,中惠虚晃一招就跳出圈外,僧拳冲庄子勤喝道:“五阴剑客,第掌打阴今日一战,中惠在下自知不是僧拳对手。今日暂且退下,第掌打阴咱们来日方长!中惠”说罢,僧拳身子一纵就跳出圈外。第掌打阴

    庄子勤却一反常态的中惠看着慕容亮下了擂台,还探头到擂台之外笑道:“天剑真人,僧拳既然主动退下,那庄某也就是领情了。不过还望天剑真人保重身体,希望你我还有相见之日!“

    这番话让慕容亮一惊,心说这阴险狡诈的五阴剑客这么转型了?书中带言,其实庄子勤可没有任何改变,此人不但阴险而且狠毒,既然认准了慕容亮是当日追杀他们师兄弟的仇人,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他。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,是因为他看见了一件事——刚才血手飞镰江洪烈在下台之前,顺手放出了毒粉——“百日夺目反瞳砂”。

    原来江洪烈刚才看见是慕容亮上台,就知道自己未必能是对手,因此就动了坏主意,偷着将“百日夺目反瞳砂”给放出来了。这东西非常恐怖,身上粘上一点就会中毒,之后七日双目肿痛,十五日后接近失明,两个月后再无复明可能,百日过后神仙难救必死无疑。庄子勤也是用毒的高手,因此上发现了江洪烈的小动作,这才替下江洪烈,就是想暂且放过慕容亮,让他死的更难看!

    果不其然,八王擂结束之后,慕容亮就带着断臂的弟弟慕容熙赶紧返回湖北襄阳无极门总坛,没想到走到路上双眼就犯病了,随行弟子什么办法都用了,却毫无效果。还没等走回襄阳就一命呜呼,死在半路了。这也成了后来上三门和下五门全面战争的导火索之一。当然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回到擂台之上,五阴剑客庄子勤又下一阵,东彩台上的人可坐不住了。马面诸葛阴长风冷笑一声:“诸位,咱们在坐的都说自己是天下少有的高人,如今咱们可是连败好几场了,怎么不见众位高人上去给咱们赢下一阵呢?”

    在座的有几个脾气暴躁的坐不住了,站起来就要上台,冲的最快的是徐良的恩师“金睛好斗”梅良祖。梅老头闻听阴长风冷嘲热讽,当时就站起来,抬腿就要上台,被旁边的谷云飞和徐良紧紧拉住。

    徐良赶紧劝:“师父啊,你就别添乱了,台上的那位可不是您能对付的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梅良祖不敢,还要上台,却被旁边一人沉声说道:“阿弥陀佛……梅老施主,您就休息一会儿吧,贫僧上去会会此人!”

    梅良祖转头一看,说话的可不是旁人,乃是少林寺方丈,“扭转乾坤目览十方”欧阳中惠!一看是他要上阵,梅良祖不说话了,赶紧坐下观战。

    欧阳中惠一边说着,一边把身上宽大的僧袍甩掉,紧了紧里面的僧衣,又把衲鞋好好绑了绑,这才重新看了看台上,然后身子一动就上了擂台。

    庄子勤一看,上来一个庞大的和尚,这和尚各自挺高,一对九转狮子朱砂眉下面一双虎目,大胖脸蛋子,看着也慈眉善目。酒糟鼻子鲇鱼嘴,留着三绺长髯。身上是灰色的僧衣,双手合十,冲着自己遥遥念佛号。当场就认出来了,赶紧说道: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少林的方丈大师!庄子勤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阴剑客客气了。”欧阳中惠也微微倾身,冲庄子勤点点头道:“五阴剑客功夫高明,贫僧也是知道的。但是如今我们这边已经连输了好几场了,贫僧也不得不出来,跟老剑客见个高下。”

    有道是开头不骂笑脸人,一瞧欧阳中惠这么客气,庄子勤面子上也要过得去,

分享到: